首页 > 两性保健 > 两性生活

解剖妓女心理世界

性生活 两性生活 2020-04-12 06:04:50 0

Tags:性心理   两性心理

她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遭人白眼,受人鄙视。她们来自不同的省份,有14~18岁的未成年少女,也有18岁以上的成人。因为她们的存在,人们不再敢轻易使用“小姐”的称谓。是什么驱使年龄、经历不同的她们步入同一歧途?在这些年轻女孩的背后,有过多少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?面对过去与未来,她们有着怎样的认识与企盼?带着这样的问题,笔者采访了X市妇女收容教育所的部分学员。为尊重被采访者的隐私权,文中所涉人物一律使用化名。

  李平,28岁,初中毕业,黑龙江人

  站在我面前的她,齐耳短发,皮肤微黑,细眉细眼,眉毛和眼线还保留着文过的痕迹,一身橄榄绿的运动服衬得她很有精神。说实话,她不是那种特漂亮的女孩,但是眉宇之间有一种让人难忘的神情。采访结束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总是想起她的表情,总是试图去解读她留给我的疑惑,但是我终究没有办到。我知道在那个阳光明亮的房间里,在隔着一张桌子的交流中,她没有对我打开心灵深处最隐秘的那扇门,尽管她一再重复“实话实说”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和睦的家庭,父母亲的感情一直很好。父亲是个普通工人,每月只有几百块钱的工资。母亲摆摊做一点服装生意,也挣不了多少钱。家境虽说算不上富裕,但由于母亲的节俭和精打细算,日子过得温馨而充实。我的童年和少女时代就是在这种无忧无虑中度过的。初中毕业后,由于学习成绩差,我没能考上高中。那时候,弟弟刚上小学,家里供养我们上学已经有些吃力。弟弟是家里的独苗,父母在他身上寄予了很大的希望。想想家里的实际情况,想着父母日后的艰难,我没有复读,而是提出要帮妈妈去打理生意。父母看我态度很坚决,加上我成绩一直不好,也就没有坚持。就这样,我走上了社会。

  卖服装很辛苦,伴随着这种辛苦,我们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。谁知,天有不测风云,我24岁那年,母亲得脑出血离开了我们。在突然降临的灾难面前,我成熟了许多,我一下觉得自己不再是从前的自己,一副无形的担子落在我的肩上——我要帮父亲担起这个家,帮弟弟上学成家。经人介绍,我去了哈尔滨,帮人站柜台卖衣服。这样每月能有五六百元的收入。数目不大,但对于我们家也是一笔不小的进项。因此,我一直坚持着。

  母亲走后,我心里空落落的。身边的朋友一个个走进婚姻,而我还是孤身一人,形单影只的感觉越来越明显。半年后,张军走进了我的生活。他是哈尔滨人,人很精明,长得也挺帅气,他的皮毛生意一直做得挺顺利。他经常在外面跑业务,住酒店,接触的人很杂。他很会体贴人,性格也很好,在他那儿,我体验到渴望中的那种被疼爱被呵护的感觉。没有更多的理由,我们相爱了。双方家长也很同意。3年后,我们决定结婚。他在市区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商品房。然后,我们计划着装修,一块儿跑建材市场,挑家具,选地砖,那些天我忙得不亦乐乎。可慢慢地,我发现事情有点不太对头,总有女孩打电话找他,即使我们在一起,也有这样的电话打进来。他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是生意上的来往。开始我没在意,毕竟做生意认识的人杂,这我清楚。可是不久,就不断有风言风语传到我耳里,说他还有女人。为了验证这一点,我开始留意他的行踪。说是留意,其实是跟踪。终于有一次,我亲眼看见他搂着一个女孩进了酒店……

  我们开始了争吵。最后一次争吵,我俩扭打在一起。愤怒之下的我吼了一句“我们分手”,然后跑出了已装修好的新房。其实,我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,想想自己都27岁的人了,母亲又不在,找个合适的人成家过日子对我是再好不过的选择。但是,我无法容忍他在我们结婚时还同别的女孩亲密接触,这叫啥事儿呢?现在都这样,那将来的日子还过不过?爱情是自私的,是我的就只能是我的,绝不能同别人分享。否则,我宁可不要。

  分手以后,他来找了我六七次要求和好,但我已无法回头,我没法原谅他。我什么都给了他,他还是背叛了我。我恨他,可我忘不了他。毕竟,3年多的时间,那么多的事,那么多的快乐,不是想忘就能忘了的。他一走,我就开始流泪。越哭心里越清亮,对感情,对男女之事渐渐整明白了,就那么一回事儿,山盟海誓处了3年还不是说分就分,还有什么“天长地久”?全是骗人的鬼话。那以后,我不再相信感情。我恨男人,我觉得男人都靠不住,没一个好东西。这对我后来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。

 

为了避免触景伤心,我带着伤痛回了老家。家里已经有了很大变化,弟弟谈了女朋友,父亲又成了家。只是,家里依然很穷。母亲生病住院的一万块钱还没有还。平时,父亲喜欢喝点酒,出了我这个事儿以后,他一喝就哭,一哭就说,说我母亲死了,说我这么大还没有结婚……哭得我心里酸酸的。我的终身大事成了父亲的一块心病。想想自己这么大,还让老父亲操心,有时候我真想从家里搬出去,免得他看见我就想起伤心事。

  今年春节,一个在X市做生意的老乡回家过年,看到我的处境,主动要我去帮她卖服装,说初五就可以上班。我想想同意了。一来让父亲眼不见心不烦,二来也可以离开伤心地,让自己缓口气。因为老听人说X市找工作不容易,担心事情中间有变,她再用了别人,所以初四我就到了她家。

  那几天,碰巧她家有客人,离上班也还有几天,我没事干,就一个人坐着公交车闲逛。车上听见几个人悄悄议论,说在X市做“小姐”很好赚钱。那些在酒店、歌厅做“小姐”的每天至少有一两千的收入。当时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两千可是我辛辛苦苦卖两个月服装的工资啊。也就是说她们一天就能轻轻松松挣到我一个月的工资。再看看身边的女孩一个个打手机,穿名牌,相形之下,自己身上自以为上档次的衣服一下显得那样土气寒酸。我一下有种矮人半截的感觉,一样是女孩,一样的年龄,却会这样的不同。

  骨子里,我是个虚荣心比较强的女孩,这么多年,日子虽然清苦,可在穿衣打扮上绝不会输给别人。我一直都很向往电视里演的大款的生活——浑身名牌,坐豪华轿车,出入高级酒店,我觉得那样的生活,即使过上一天,也不枉活一辈子。人生在世,无非也就吃穿二字。可我一个初中毕业生,没学历没技术,到哪儿去挣钱?靠自己几百块的工资一分一分地攒,连一件漂亮衣服也穿不上青春就没了。眼下有这么容易赚钱的机会,干吗不去试试呢?在那一瞬间,我的心忽然动了一下,脑子里同时冒出一个念头:先去看看,真行的话,干个一年半载,攒点钱,风风光光地回老家做点正当生意,帮家里还债,帮弟弟成家。反正有了钱就有了一切,不如趁年轻多挣点青春钱。再说,自己也不是第一次,离家这么远,又没人知道……

  现在想起来,这些想法很可耻,在金钱的诱惑面前,我抛掉了做人的根本,总想着不劳而获。这些东西最终害了我。做人还是要踏踏实实。我现在挺自卑,特羡慕那些上班的白领们。出去后,我想开一个服装店,钱不够,我会一点一点地攒,凭劳动吃饭。至于婚姻,我不敢也没资格去想,我是个不正常的女人……

  成长的路途上,每个人都经历过别人无法体味的困境、悲伤,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也都有过面临选择时的彷徨、迷茫甚至失望、绝望,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知道。但是,绝大多数的人仍遵循着一定的轨道过着平淡如水的日子,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人因为某些理由步入歧途。从这一点来说,那些成为理由的理由便显得牵强——为什么别人能,而你不能?这其中,个人的自我约束及控制力起着决定性的作用

  李晓颖,17岁,小学毕业,河南安阳人

  用“靓”来形容素面朝天的李晓颖并不过分,一身天蓝色的运动服使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清纯的女高中生。而她随后讲述的故事却为这美丽添了几分凄怆……

我现在只有一种心情——悔。我没想到在短短的青春岁月里,自己会有一段被人看不起的经历,会留下一个一生洗刷不掉的污点。

  我曾经是个品学皆优的好学生,和许多同龄人一样,我也有过远大的理想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甚至有过当教师、警察的想法。可是,这些美好的梦想现在都成了泡影。

 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除了一边啃着玉米棒一边晒太阳的惬意外,还有妈妈的眼泪、爸爸的叹息。那时候,我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总是争吵。每次他们争吵,我都吓得浑身发抖。心里想,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?后来,我不忍心看妈妈伤心难过,拉着妈妈的衣角说,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,不再贪玩,不再惹妈妈生气。妈妈抱着我无奈地说:是因为没钱给你弟弟治病。这时候我才明白,我还有个多病的弟弟,他已经八岁了,还不能走路。那时候,我在心里下定决心:一定要挣好多好多的钱,让爸爸妈妈高兴,让弟弟的脚好起来。

  小学毕业后,由于家庭条件仍然没有改变,所以我并没有继续读书。心里总想着尽快找一份工作,来把我们这个穷家改变一下。后来,我经村里人介绍,去一家饭店当服务员,包吃包住,月工资500元。就这样,未满16岁的我开始了打工生涯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一个东北男孩。他长得英俊、潇洒,对我知冷知热特别的好。他在我面前出手总是很大方,这让出生在贫困家庭的我对他既羡慕又崇拜。随着交往的增多,我对他由模模糊糊的好感变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挂,他像一块磁石一样牢牢地吸住了我的心。只要一天看不到他,我就会感到很空虚。他完完全全占据了我的心。

  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,我们有了男女之间的那种事。在我脑子里,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,尤其我还是一个尚未找对象的姑娘。事后我很后悔,又很害怕,心情糟透了。他对我说了好多海誓山盟的话,这使我心里有了些安慰。后来,我渐渐适应了我俩的这种关系,一心认定他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男人。我甚至还按照家乡的习俗,想像我们结婚的场面。可我万万没想到,不久,他就因结识了新女友而不再理我。一片真情竟会换来如此结局,我懵了,傻了。我恨他,同时也恨自己,恨他的无情,恨自己的倒霉。这时,饭店里的同事开始对我议论纷纷。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对我太不公平了,我真心真意对他,他却甩了我。为了他,我失去了一个少女最宝贵的东西,而她们却在背后对我指指戳戳。我想不通,为什么受指责的是我而不是他?但不管怎样,饭店是没法再待了。家也没脸回去了,我该去哪儿呢?

  我漫无目的地坐上了火车。

  车轮启动,田野、树木、城市从车窗一掠而过,我坐在坐位上,茫然地望向窗外。偶尔转过头时,会与对面一个穿戴华丽的女士目光相撞。车停过几站后,她竟主动与我搭话。也许是压抑太久的缘故,我便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诉了她。她很认真地倾听我的诉说,时不时地说几句同情话。她说凭我的长相,不愁找不到工作。最后,她说她在X市有熟人,如果我愿意,她可以给我介绍一份工作。当时,我非常感动,想不到在火车上还能遇到好心人,我好像又看到了某种希望。

 

在X市下车后,我跟着她进了一家大理发店。那个年轻的老板娘看起来跟她很熟。她们在一旁谈了很长时间的话。说话时,老板娘不时地看我一眼,那目光怪怪的,我感觉浑身不自在。就在我望着面前正为顾客理发的女孩想像自己的将来时,火车上的好心女士乐呵呵地走过来,把我带进另一个房间,告诉我一切谈好了,工作很轻松,就是陪客人睡睡觉。我的脑子“轰”的一下,天哪!那不是卖淫吗?我哭着向她乞求:“你让我回去吧。”她生气地对我吼起来:“你以为你是什么呀,金枝玉叶呀?你已经不是什么好东西了,已经丢人了。现在就是我让你走,你又能到哪儿去?你应该坐下来好好想一想,你怎样才到这一步,不是男人害了你吗,你为什么不去害男人呢?”

  她的话像一把尖细的钩子,勾起了我深埋心底的仇恨。是的,她说得对,是男人害了我,我要报复他们!这时,母亲憔悴的面容又出现在我的面前,如果不是因为家境艰难,母亲不会过早地衰老;还有弟弟,因为没有钱看病才会现在还不会走路的,所以,我需要钱,我要让母亲不再劳累,我要给弟弟治病,我一定要让男人来偿还我的一切。第一次交易的时候,我哭了,我的脸一阵阵发热。可是慢慢地,那种感觉消失了。再后来,我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——既然我付出了,就应该得到回报。这种错误的认识害得我好惨,我越走越远,付出了比失恋多几倍、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代价。以前我在人们印象中一直是那么好的女孩,是我把自己推向了深渊。这时,我才真正感到无颜再见家乡父母。钱固然是好东西,人们需要它,离不开它。可要是过分去追求它,不择手段去追求它,那它就是万恶之源。为了钱,我丢失了人格和尊严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/showinfo-6-5644-0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
验证码:

两性生活

http://http://www.woman120.com/

Powered By 两性生活 woman120.com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手机完美阅读woman120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