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两性心理 > 性情感

半路认情郎 完结

性情感 性情感 2020-05-23 13:38:01 0

Tags:半路   情郎   完结

东方家的别庄距离洛阳城大约半天的路程,别庄的前面就是一座湖,在这炎炎夏日里,坐船游湖是最好的享受,所以,一到别庄,东方杰就带莲馡去游湖。 凉爽的微风吹在脸上,莲馡依偎在东方杰的怀里,享受这几天来难得悠闲的时光。 [杰,我们就住在这儿,别回去了好吗?]这儿好舒服,又没有罗总管跟前跟后地交代一大堆事情,她真想就这样留在这里不回去了。 [那我们成亲的事怎么办?]看来她真的被成亲前的准备工作给累坏了。 事实上,莲馡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嫁给东方杰,反正成不成亲对他们来说又没什么差别。 [都是你啦!]莲馡埋怨的看着他。[你为什么不先纳个侍妾,先生几个孩子,这样罗总管也不会一天到晚逼你成亲了。]而她也不会被他说服,陪着他一起活受罪了。 [如果我纳了侍妾,以后谁说床边故事给你听?]东方杰爱怜地问。如果他真的纳了侍妾,莲馡不跟他翻脸才怪。 他知道她嘴上虽然说得大方,但她的独占欲却比谁都强,她根本就不可能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他。 对喔!莲诽仔细地想了下。如果睡前没有听他说床边故事,她哪睡得着啊?更何况,她也不愿让他抱除了她以外的女人,单凭这一点,她就不能把他让给其他女人,哪怕是一晚都不行! [早知道我们等冬天再成亲就好了。]既然她不愿意把他让给别的女人,那么换个季节成亲总行了吧?至少冬天不像夏天这么热、这么难受。 [心静自然凉。]这是东方杰唯一想得出来可以安慰她的话。 [是喔!]以前她还没离开雪山时,就算心不静也一样很凉啊! 东方杰摇头苦笑,[若不是你不小心把冷玉给弄丢了,现在你也不会这么难受了。] 那块冷玉是东方家的商队从丝路带回来的,是块上好的玉,五年前他带莲馡到南方游玩时,他怕她会受不了南方闷热的气候,所以便把那块冷玉送给她。 [谁知道哪块冷玉怎会莫名其妙地不见?]少了冷玉,她才知道夏天原来是如此的闷热难受。只可惜,上次跟东方杰到陈家祝寿,回家的途中,那块冷玉不知掉落在何处,怎么也找不着。 [我会要商队再带块冷玉回来的。]东方杰心疼地拭去她额上的汗,当前她只好暂时忍耐一下了。 [这是你说的,可不能黄牛喔!]她只怕在商队带回冷玉前,她就先热死了。 [我骗过你吗?]东方杰低下头来吻住她。 沉浸在东方杰的吻中,所有的闷热和烦躁似乎都消逝无纵…… # ## 待他俩游完湖回到别庄时,已是晚上了。 莲馡在沐浴过后,便来到东方杰的房中。 因为怕热,她穿着一袭黑色薄纱,薄纱下的肚兜若隐若现,衬得她的肤色更加柔嫩洁白。 若不是东方杰十分了解她,知道她是因为怕热才会这样穿,否则他还真以为她想诱惑他呢! [杰。]莲馡一见到他,立刻黏到他身上。 [莲馡,你不是怕热,这样贴着我不是更热吗?]东方杰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定在她那若隐若现的胸前。 [只有我一个人怕热是不公平的。]所以,她要他陪她一起热。 [这种事哪有什么公不公平的?]东方杰好气又好笑地说。现在他真的觉得热了起来,不过,这当然跟莲馡所说的那种热不一样。 莲馡笑嘻嘻的问:[怎么,现在你也觉得热了吗?]她就不信他真的不怕热。 [如果你再不离开的话,待会儿你会更热。]东方杰的声音沙哑,他不打算在成亲前占有她的清白,可是,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。 [我现在已经很热了,我才不相信还能热到哪里去!]她才不上当呢!
[莲馡,听话,回你的房间。]他的额际已经开始冒汗,手也控制不住的直想探向她的身子。 [不要!]莲馡毫不考虑的拒绝他的要求。 [莲馡……]他真后悔这五年来没教会她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。 [我说不要就是不要!]说完,她整个人更往他的怀里钻。 东方杰忍耐的说:[莲馡,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玩火自焚?] [不怕!]她的唇角扬起一抹顽皮的笑。 够了,他可不是圣人,这已经超出他所能忍受的范围了。 东方杰低下头去狠狠的吻住她,手也自动地把她身上的薄纱脱了下来…… 虽然早已习惯了他的吻,但是,莲馡明显地感受到这次的吻跟往常不太一样,他好像想把自己给一口吃下去似的,而且,更奇怪的是,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愈来愈热、愈来愈热…… 好半晌,莲馡才缓缓地睁开眼睛,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早己被褪下,而东方杰也裸着身子亲吻她的胸。她再笨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,她慌张的想推开他,可他却抓住她的双手,不让她移动。 [杰,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]她的声音微微颤抖。 [我在做每个男人在这种情形下都会做的事。]东方杰轻咬她丰盈的浑圆。 [那也没必要脱我的衣服啊!]她从不曾在他的面前赤身露体,这种感受好奇怪。 [谁教你要诱惑我?]他的长指轻轻搓揉着她胸前的蓓蕾。他已经警告过她了,是她自己不听的。 莲馡喘息的说:[杰,你放开我,我好热……] 东方杰抬起头来,眼中布满情欲。[我刚刚已经告诉过你了,是你自己不听的。] [好,我现在乖乖的听话,你快放开我!]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只大野狼,让她有些害伯。 [来不及了。]他温柔地分开她的双腿。 [不……不要!] 莲馡不停地扭动身子,想挣脱他的钳制,却没料到她的动作让东方杰的欲火更炽。 [别动!]他闭上眼睛,神情痛苦的说。 看见他的模样,莲馡以为他是哪里不舒服,她慌张的想要坐起来,身子却更加贴近他。 这下子,东方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他调整一下位置,用力一使劲,将火热的男性送进那温暖的幽径中一… [啊。。。。。]一阵剧痛从下腹往她的四肢百骸蔓延,痛得她眼泪直流,更加用力的想挣脱他。 东方杰猛地吻住她,将她痛苦的叫声全吞没在他嘴里。 [忍耐一下,待会儿就不痛了。]他强忍住想恣意驰骋的欲望,双手温柔的爱抚她,想减轻她的疼痛。 莲虽眼中含泪,哀怨的问:[为什么会那么痛?] [乖,第一次会有点痛,忍耐一下,待会儿就不痛了。]东方杰吻去她颊边的泪水,轻柔地安抚她。 过了好一会儿,看见莲馡的表情渐渐放松,似乎不再那么痛了,他才缓缓的在她体内移动。 渐渐地,另一种奇妙的感受替换了先前的剧痛。 她说不出这是什么样的感受,只知道体内好像有把火在烧,烧得她全身发烫,什么都无法思考,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。 [杰……]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,只能无助地的哭喊着。 东方杰吻着她,身下的律动加快。[别怕,你只要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就行了。] 莲腓微眯着眼,她感受自己好像掉进漩涡里,又好像飘在半空中,身体不受控制地把动着,接着,她感受下腹愈来愈紧绷、愈来愈紧绷…… [啊……]最后她大喊一声,整个人就这么昏了过去。 几乎是在同时,东方杰也到达了最高点,他吻了下她的额头,翻身仰躺在她身边,没多久也沉沉地进入梦乡…… # # # 一早醒来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东方杰赤裸的胸膛,让莲馡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。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在他的怀里醒来,可却是她第一次浑身赤裸地和他相拥而眠。 以前她常看见婢女们躲在花园里谈论男人,她们的表情羞红,而且还愈说愈小声,只能隐约听见她们说什么会不会很痛、感受如何,那时她只觉得莫名其妙,听不仅她们到底在说什么,而现在她终于懂了。 想起昨晚的激情,她的脸不由得更红了,以往她总觉得在他的怀里醒来是件理所当然的事,可经历了昨晚后,现在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。 [早安。]东方杰勾起她的下巴,深深的给她一个吻。 他一向习惯早起,今天当然也不例外,只是因为贪看佳人的睡颜,才会到现在还赖在床上。 [杰!]他的吻让莲馡记起昨晚他是如何吻遍她的全身,她不自在地扭动身子。 他放开她的唇,轻抚着她身上的吻痕。 [还会痛吗?]虽然昨晚他拚命的克制自己的欲望,但莲馡毕竟还是初尝云雨滋味,他怕她的身子承受不了。 [还好。]她羞涩地说。 [我抱你去沐浴。]东方杰起身抱起她,往屋后的浴池走去。 他早就命婢女们准备好一池热水,好让莲馡一醒来就能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,减轻身体的不适。 来到浴池后,莲馡连忙跳离他的怀抱,将整个身子浸入浴池中。 温热的热水让她觉得十分舒畅,她满足地叹息一声,却在此时看见东方杰也步入浴池中。 [杰,你……] 晨光中,她将他赤裸的身躯看得一清二楚,愣了好一会儿,她才意识到自己正盯着他看,立刻羞赧的低下头。 [怎么,害羞啦?]东方杰取笑的说:[昨晚你看也看过了、摸也摸过了,怎么现在还会脸红?] [那……那不一样!] 昨晚她沉浸在激情的欢爱之中,整个脑子乱烘烘的,根本就没有想太多。但现在可是一大早,再加上他身上那几道明显的抓痕,让她尴尬地想起昨晚她的表现有多[热情]。 东方杰走到她身旁。[来,我帮你洗澡。] [不必了,我自己来就行了。]她可没忘记他的双手有多大的魔力。 [今天没有婢女在一旁伺候你,有些地方你自己洗不到,我来帮你。] 他把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好,然后拿起毛巾搓洗着她的背,而双唇也随着毛巾所到之处,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。 [杰,你在做什么?]莲馡觉得她的背都快着火了。 [我在帮你洗背。]他轻吻着她的耳垂,双手也移到她的胸前。 他这哪是在帮她洗背,他根本就是乘机吃她豆腐嘛! [杰!]她娇嗔地唤了声。 东方杰轻扯着她胸前的红蕊。[昨晚觉得舒服吗?] [我不知道。]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? [不知道是代表满意,还是不满意呢?]他的手开始往下滑。[看来我得再努力一点。] 当他的手来到她双腿间的密林时,莲馡忍不住倒抽一口气。 [杰,你要做什么?] [你的回答严重的伤害了我的男性自尊,为了挽回我的男性自尊,我当然要努力一点才行。]说完,他的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移,努力的想唤醒她的欲望。 莲馡还来不及抗议,就被他那双带有魔力的手和双唇给迷得什么都忘了……


去别庄的第二天,莲馡就后悔了。 早知道她就不和东方杰到湖边的别庄[避难]了,这几天她躺在床上的时间比下床的时间多,而醒着的时候又比睡着的时候多,她严重地感到睡眠不足。 算一算,她一天恐怕睡不到三个时辰。 所以,当成亲的日子逐渐逼近,东方杰不得不带她回东方家时,她着实感到万分庆幸,因为她终于可以不受打扰的好好睡一觉了。 可是,她的美梦很快就破灭了。 回到东方家的第一晚,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时,却感受到有人在脱她的衣服,还不断亲吻着她的胸部,吵得她无法安睡。 一睁开眼,她就瞧见东方杰正埋首在她的胸前吮吻着。 [杰,你怎么会在我房里?]这么晚了,他不待在房里休息,干嘛跑来这里扰她清梦! 东方杰头也不抬的继续以舌逗弄着她的胸部。[我睡不着。] 莲馡睡眼蒙眬的说:[你睡不着可以去做其他事,不要来吵我睡觉啦!] [我现在正在做我最想做的事。]这几天他抱着她睡习惯了,现在没有她在怀中,他实在睡不着。 他的挑逗让她浑身酥麻,几乎快失去理智。 她勉强地开口道:[要是让春花、秋月撞见了怎么办?] [我已经打发她们去休息了。]他声音模糊地回答,双唇片刻都舍不得离开她。 [杰……]她呻吟一声,紧紧的搂住他。 [不要说话!]现在他只想好好地享受这一刻。 莲馡娇嗔的说:[你真是个大色狼!] 他吻着她说:[多谢夸奖。] 今晚,又是一个属于情人的夜…… # # # 天未亮,东方杰便醒了。 若不是跟莲馡成亲在即、有许多事必须他亲自处理,否则他说什么也不愿离开她。看着仍在睡梦中的莲馡好一会儿,东方杰才依依不舍的下床。 他一踏出莲园,就发现罗总管正在等他。 [少爷早。] [罗总管、你在这里做什么?]一大早的,罗总管守在莲园外头做什么? [老奴是在这儿等少爷的。]罗总管恭敬地说。 [有什么事吗?]他皱眉。 [少爷,老奴知道你跟莲馡小姐是未婚夫妻,可是,在你们还未成亲前,少爷就在莲园里过夜,这……恐怕不太好吧!]他是东方家的总管,有责任维护东方家的名声。 东方杰的脚步停顿了下,又继续向前走。 [罗总管,我不知道你的消息那么灵通。] [老奴是东方家的总管,如果消息不灵通的话,又怎能知道少爷跟莲馡小姐需要些什么呢?] 罗总管当然也希望能早点看到东方家后继有人,不过,在他们还没成亲前,他希望少爷能克制一点。 [罗总管,那请你告诉我,我现在需要些什么呢?]东方杰背对着他问。 [少爷,你现在需要的是一些克制。] [克制?] 东方杰猛地转过身来。 [老奴十分乐见少爷跟莲馡小姐的感情这么好,但是,莲馡小姐毕竟还没嫁进东方家,要是让外人知道这件事,只怕对莲馡小姐的闺誉和东方家的声誉都有不好的影响。] 罗总管根本就不将主子难看的脸色放在心里。 东方杰冷着脸说:[罗总管,你不觉得你管太多了吗?] [为了东方家及莲馡小姐好,老奴不得不管。我想,少爷也不希望因为这点小事, 而让莲馡小姐成为别人说长道短的对象吧?] 虽然东方杰向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,而他也知道莲馡不会在意其他人的蜚短流长,但就是因为她不在意,所以他更得为她着想。 [我知道了。罗总管,你要家里的下人们嘴巴闭紧一点、若是有什么流言传出去,我定不轻饶!] [老奴知道。] 相信这一切等少爷跟莲馡小姐成亲后就没事了。 # # # 看着桌上的那碗补汤,莲馡简直哭笑不得。 [莲馡,不管你怎么看,那碗补汤都不可能消失不见,你还是乖乖地把它喝下去吧!]东方杰好笑地说。 莲馡已经看了那碗补汤很久,久到他相信只要他一个不注意,她肯定会把它给[毁尸灭迹]。 [为什么我得喝这碗补汤?]要她喝这碗看起来就很苦的补汤,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嘛! [因为喝了对你的身体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]东方杰走到桌前拿起那碗补汤。再让她拖下去,补汤都要凉了。 [不喝对我的身体也没什么坏处啊!] 反正她说什么都不要喝那碗乌漆抹黑的补汤。 东方杰将补汤送到她嘴边,[莲诽,乖乖地张开嘴。] 莲馡委屈的看着他,[杰,人家不要喝啦!以前你也没有勉强我喝过这种补汤啊!为什么现在要逼我喝?] 看了她好一会儿,东方杰突然仰头将补汤一饮而尽。就在莲馡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时,他猛地低下头来吻住她,把嘴里的补汤全送进她的嘴里。 [杰,你……咬咳……]莲馡呛咳几声,连忙倒了一杯茶喝下,想冲掉嘴里那苦涩的味道。 [这样不就把补汤喝下去了吗?]东方杰眼中盈满笑意。既然她不肯自己喝,那他只好助她一臂之力啰! [你好坏喔!]那么苦的味道教她终身难忘。 [放心,等你喝惯就不会觉得苦了。]万事起头难,第一次总是比较困难,以后就会习惯了。 莲馡张大眼睛看着他。 [你的意思该不会是以后我还得喝这难喝的补汤吧?] [别担心,我知道你怕苦,不会要你天天喝的。]她那可爱的模样让东方杰忍不住想亲她,他倾身在她的颊上轻点了下。 莲馡咬牙切齿的问:[那我要多久喝一次?] 东方杰轻松地说:[大概两、三天喝一次就行了。] [你想得美!那么难喝的补汤,说什么我都不要再喝了!]莲馡不依的捶了下他的胸膛。 东方杰握住她的手,细细地轻吻她的每根手指。 [莲馡,喝补汤对你的身体有好处。] [那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,喝了那像墨汁一样的补汤、对我的身体到底有什么好处呢?] 对她的身体有好处的东西多得是,她就不相信她一定得喝那像墨汁似的补汤。 东方杰附在她耳边暧昧的说:[它可以增强你的体力,还可以……] 她连忙捂住他的嘴。[你满脑子里除了想“那个”外,可不可以想点别的?] 他将她把到一旁的桌上坐好,将她的双手固定在桌上。 [我当然还有想别的,比如说我现在脑海里想的就是要怎样把你的衣服全部脱光,然后……] 莲馡羞得整张睑都红了,她想捂住他的嘴、可偏偏两只手都被他抓着,动弹不得、逼不得已,她只有用嘴堵住他的。 美人自动献吻,他哪有不接受的道理呢? 东方杰松开她的手,热情的回吻她。 莲馡猛地推开他,神情认真地问:[杰,成亲后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吗?]她虽然聪慧,但对男女之间的事却十分青涩。 [不会有什么改变,只是从此以后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同睡一张床了。]一想到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搂着她睡,他忍不住嘴角微扬。 [那小宝宝呢?] 虽然她跟东方杰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但她还是无法想像自己的肚子里将会有个小宝宝。 小宝宝?东方杰在脑中勾勒出一个长得像他或莲馡的小宝宝的模样。 [小宝宝的事等过两年再说吧!]他还不想那么早让小宝宝打扰他们的两人世界。 [为什么?]他是东方家的独子,难道他不希望早日有子嗣吗?[难道你不喜欢小宝宝吗?] 东方杰抱起莲馡往内室走去。 [不是我不喜欢小宝宝,而是现在要你生孩子还太早了。] [可是,罗总管说有很多女人十四、五岁就做娘了。]她娘也是在十六岁那年就生下她了。 [那是别人,我们没必要那么早当爹娘。] [为什么?]莲馡不放弃地继续追问。 东方杰笑着说:[你不是一直很想到大漠去看看的吗?] 莲馡点点头,那是她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,只是东方杰一直都不肯答应。 [等我们成亲后,我想带你去大漠见识一番,如果你有孕在身,怎么去大漠?]东方杰耸耸肩,[不过,如果你不想去大漠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啰!] 一听到他说要带她去大漠,莲馡开心得差点没跳起来。 [要!我要去大漠!] 兴高采烈的她,完全没注意到东方杰早已褪下她的衣物,准备开始另一场欢爱…… 第9章 以前莲馡不明白,为什么爹和娘总爱腻在一起,直到她认识了东方杰后,她才明白为什么,因为相爱的两个人根本就舍不得离开彼此。 但是,却总是有不识相的人来打扰他们的生活。 这天,起着东方杰外出办事,贺云云不请自来, 贺云云嫉妒地瞪着莲馡,才一阵子没见,她变得更美了,跟她的神采奕奕比起来,为情憔悴的自己看起来亳不起眼。 两人就这么对看了好一会儿,周遭一片静默。 [你找我有事吗?]莲馡主动开口问。如果她再不开口,不知道贺云云还要和她耗多久。 贺云云咬牙切齿的说;[我要嫁给表哥为妾。] 莲馡挑眉问道:[杰同意吗?] [我还没跟表哥说。]她几次到东方家来找表哥,就是想跟他说这件事,但他却都不肯见她,还派人去找大哥来带她回家。 [所以,你要我去跟杰说,是吗?]莲馡立刻猜到她来找自己的目的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/showinfo-9-11532-0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
验证码:

两性生活

http://http://www.woman120.com/

Powered By 两性生活 woman120.com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手机完美阅读woman120文章